我看见美食美食

临沧历史网 2021-01-07 03:15:19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记得很多年前,看到残雪在自己的自选集上写道:“世界上很多国家里都有我这样的少数派的作者。”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每一个对文学尚有敬畏之心的人,都会被这句话感动。当余华、格非、马原在后先锋的路上渐行渐远,只有残雪一个人在先锋的路上不断实验,还要被那些不知所谓的评论家吹毛求疵。

是的,评论家们都在痛哭流涕长吁短叹,说我们国家的文学完了其实内链和外链一样,纯文学杂志的们前几年还奔走相告,这几年就直接委曲求全了。我想,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文学底限,就像美国可以少一个J·K·罗琳,却不能少一个索尔·贝娄或者海明威,日本可以少一个吉本芭娜娜,却不能少一个川端康成或者大江健三郎。

可悲的是,我们的身边已经太久没有这种值得让文学史永远为它留下一块自留地的人物了,我们的身边都是知道分子和秀场名伶,他们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带着一帮粉丝冒着傻气捍卫中国文坛最后的那点儿底气。

别说“文坛”了,到最后真的就剩下了个“祭坛”。还有文学吗?没有了。偶像小生上老牌纯文学杂志,知道分子让文坛大亨“喜羊羊”,类型小说作家怀拥先人遗训,二流子作家在用丑陋的笔墨宣扬先锋,自省者与迷失者混淆,面具与幌子交融。难道你们不觉得,一个国家要靠听评书将文学支撑下去,这才是最壮烈的杯具吗?好吧,最后的大师都已经收殓入土,最后的文学都已经一命呜呼,最后的卫道者夭折于平庸。

现在,这些誓死捍卫偶像的孩子们,这些揣着糊涂装明白的角儿们,你们是否还记着那个美国男人,刻在大地之上的嚎叫: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郭婧涵)

昆明不孕不育专科医院
拉萨白癜风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