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闪电侠 第二四四章

临沧历史网 2020-01-22 00:46:08

风云闪电侠 第二四四章

第二四四章-“麒麟魔”幻象

云乘风由城门守兵引着进入永州府,在太守府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步惊云和乔兴来见,命贺章去唤。

又等了一会,步惊云和乔兴才入殿来见,二人一起跪下,步惊云说着:“启禀王上,适才大牢那边发生些事情,我与乔将军一同去处理,才来晚了片刻,请王上治罪!”

“出了什么事情?处理完了吗?”

步惊云抢先回道:“攻打永州擒了几名敌将关在牢中,本来想等王上来了再给予定罪。谁知适才竟想逃狱,已被臣私自斩杀,不当之处,请王上责罚!”

云乘风轻轻点头,“嗯!都起来吧!不过是几名敌将,死了就死了,你们攻打永州有功,我都记下了。如今收复了失地,好好整兵修整数日,即刻杀入两广,灭了广国。”

乔兴一直不敢说话,一是害怕乘王问他衡州失守之罪,一是害怕步惊云真敢杀他,便任由步惊云把事情蒙混过去。

云乘风又问聂风的去处,步惊云答道:“广王在衡州被臣打伤,被乱兵掩护着逃走了,并未擒下。”

对于聂风,云乘风是想杀,又不忍下手,他知道步惊云的实力强大,看对方说话时的神色,明显已经猜出是他放走。长叹了一声,也不去追究,说道:“逃了就逃了,只要聂风再不要和孤王作对,也就放他一马算了,毕竟他本是孤王的师弟,做的太绝情也不好。”

这样一句话,乔兴更加不敢把杨梦雪被步惊云放走的事情说出来,一时战战兢兢,不敢多说一句话。

随后,云乘风又交代了些杂事,命步惊云先走,只留乔兴问话。

步惊云离去时。冷目盯住乔兴一会,才退出殿堂。

乔兴被他吓得一惊一乍的,心里无由生出几丝怒气,但步惊云杀劫如麻。向有“不哭死神”之称,他武功太弱,哪敢有半点不服之心。

过了一会,殿中只剩下云乘风与乔兴。

云乘风看他巍颤颤跪在下面,心里既惋惜又无奈。本想让他守住衡州两日。就借功提拔,谁料不如人愿。难道乔兴真是不可雕琢之才吗?还是聂风太强,才导致他无力守城。

想着,云乘风长长叹气,有功则奖,有过则罚,就算是对自己想培养的对象,也不能太过偏颇,否则军中众臣不服。

云乘风坐下来,看着乔兴。顿了一顿,终于开口问道:“乔兴,你失了衡州,导致聂风设伏杀孤王众多将士,你认为,孤王该如何给你定罪?”

闻此一言,乔兴心内微松,忖道:“王上竟询问我如何定罪,看来还是十分倚重我的。步惊云之事,我一定要禀告王上。”

心念及此。顿时把步惊云离去时警告的冷冷眼神抛之脑后,跪禀道:“臣的罪过,一切听候王上责罚。但臣有另外两件事,一定要冒死禀告王上。”

云乘风微微抬眼。身子前倾,“嗯!你不为自己的罪过找借口,孤王很欣慰。说吧!有什么事情要禀,孤王仔细听着。”

乔兴挪步向前,轻声把怀疑步惊云放走聂风,以及大牢内发生的事情说了。

云乘风听了。一时面色大变,他惊的不是步惊云有二心,而是乔兴竟然敢杀聂风的妻女。虽然最后只杀了聂晴,走脱了杨梦雪,也同样让云乘风震惊不已。

看着乔兴,一时没有说话,让乔兴只感浑身难受,跪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过了一会,云乘风整理心中思绪,徐徐站起,转目望向殿顶,忖道:“看来,风和云,始终是有这个世界的天机眷顾,他们终是无法结成大仇。风云合璧,只怕根本无法阻断,是早是晚,总有一天会到来。”

再次转回目光,盯着乔兴,心中又想道:“乔兴竟然杀聂风妻女,胆色可佩,看来孤想提拨他日后主政军内,实是没有看错人。”

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云乘风的目光数次转在乔兴的身上,让他极不自在,实在忍受不住,开口说道:“王上,是否臣犯了大错,不该杀聂风之女,也不该挑拨王上师兄弟间的感情。王上久久不说话,臣惶恐不安……臣忠心王上,若有不对之处,请责罚训斥,日后必当改之……”

云乘风暮然落坐,双手扶着宝座扶手,目光一凝,朗朗道:“乔兴,孤王记得,第一次见你,你就在破庙中救过孤王一次。如今已有三年了,孤王实是以把你当做孤的心腹爱将。今日你能坦承心内想法,孤王很欣慰。”

乔兴大喜,他果然没有压错筹码,乘王拥雄霸之资,果然不会感情用事,跪谢道:“王上提携臣于世井之间,臣万死不辞,一生一世只忠心王上!”

云乘风朗朗畅笑:“好,孤王果然没有看错你。起来吧!你所说的事情,孤王自有计较。继续用心做事,日后封公拜侯,必少不了你。但今次失守衡州,不得不罚,降官一级。很快就要攻打广王,你广立战功,待得吞并了两广,一定重重有赏,加官进爵不在话下。”

虽是降了一级官职,乔兴亦心头大喜,有了乘王的承诺,他还怕没有出路吗?顿时深深拜倒,叩谢称颂。

乔兴退走,云乘风依旧沉入此事中久久不能平静。乔兴杀聂风之女,恐怕已预示着他与聂风的仇恨不可调和,与聂风相斗,不知风云世界里的天机会给对方带来多少机缘,又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这个属于风云的世界里,他――云乘风是否能完全凌驾于风云之上,成就真正的霸业呢?

想着,云乘风顿时拿出照心镜来,真气透入,看其中的幻像天机变化。刹时,只见镜中天机转换,一副副的画面飞速变幻。

最后,他竟看见了一头巨大的怪兽,血色麟甲,凶牙利齿。只是幻像模糊,根本不能确定此怪兽是谁人所化,似乎隐隐指向于他。

云乘风心头一惊,照心镜摔落在地,喃喃道:“看此物的凶恶之相,明明像极了风云世界中的麒麟魔。孤王得麒麟魔身,莫非就要遁入魔道,成为麒麟魔?最终被风云覆灭?”

“天机、风云世界的天命所照,莫非永远只眷顾着风云二人,正引着他们一步步走上我的对立面,孤王终是外来者,只能被天机压制着,成为他们成就侠名的牺牲品吗?”

抬头一看,殿内空空荡荡,真实而虚幻。云乘风记起这么多年的拼搏努力,记起自己的妻儿,一时惶然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但见他目中转出清亮坚定的神色,赫然站起,怅然大笑:“哈哈,孤王既降生于此世界,任是天机再怎么眷顾风云二人,也必须只有我――云乘风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朗朗笑声回荡殿内,云乘风满心豪情,顿把刚才的惊惶抛之一空。

群,诚挚邀请,萌货等你,一起嗨翻天!未完待续。

酒泉中医牛皮癣医院
小儿感冒咳嗽几天好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能吃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