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去KTV

临沧历史网 2020-01-20 17:36:10

  每一次去KTV,唯独一首歌总是唱着唱着就哽咽到无声,总是唱着唱着就模糊了眼睛,歌名就是早已家喻户晓的《烛光里的妈妈》,依稀记得孩提时便已耳闻,只是那时并未有如现在般的闻之动容,听着听着潸然泪下,听着听着想起北漂的母亲。

翻看手机的信息,知道了母亲已经平安到达,于是一字一字敲打完 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过年再相聚! 后再按下 发送 ,把这份最简单且最真挚的祝福送到千里之外的他们。车站送别的情景演绎了一幕又一幕,只是人物未变,对白未变,变的是。可我还是觉得这次相聚的太少,竟埋怨起 五一 小长假来。慢慢逆着之轴回看,把二十五年分成四个段点,除却天真无邪的童年,求学时代与母亲多数是聚少离多。但是母亲一刻歇着,奔波各地,直到我用形容了她的脚板底布满厚厚的蜡茧,如今仍然选择了北漂,而我由南北望,思念心切。

北漂,时下在毕业族中口口相传的时髦词,可 搬 到父辈们身上倒显得前卫了些。其实他们并不关注社会流行元素抑或什么文字报道,扮演的角色一直都是最简单的,就像母亲很简单地接受了 农民工 这个角色的扮演。毕业后我本想去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寻求发展,却还是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了,回头想想母亲的选择是多么崇高,她也只是简单地想到这个 北漂 或许能多赚点钱给她儿子买房结婚,这如此简单的想法之后要付出多少汗水,答案是不可估量。当我知道了母亲扮演 农民工 这个角色后,脑海里立马勾勒出一位满身泥浆的妇女拎着水泥桶,正向我一步一步颤颤巍巍地艰行过来,脸上显露出痛苦的表情。在我眼泪落下之前中止这样的想象,在我眼泪落下之后又继续这样的想象,任凭这样的想象导演了像母亲这样角色的农民工一辈子。

我记得之前在《城市的缔造者》中有过一段对 农民工 的鲜明刻画:土灰色的建筑墙面散发着刺鼻的泥浆味,远远望去,那空洞洞的窗口仿佛没有了瞳孔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城市。当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打在疲惫不堪的工人额头上、脸庞上,渗出的汗水清晰可见, 呲 燃起的火 吻 向嘴边廉价的烟头,舒服地缓缓吐出烟雾 此情此景,我想起了远方的父母,拿起电话,潸然泪下。

现在常常会想一个问题:母亲选择这样角色的 北漂 到底是荣幸还是不幸?我知道任何职业不应该性别化,但总会不自觉地流泪,特别是怕看到她的微笑背后尽是辛酸!


怎么治好宫颈炎
山东治疗妇科医院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