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四十四章 邓氏兄弟

临沧历史网 2020-01-21 22:41:05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四十四章 邓氏兄弟

在天国大陆,除却那些为追寻强大力量而欲求不满的转职战士们,大多数都是老实巴交的平民,他们的祖先原本很多都是在人间界饱受战火摧残,流离失所,因受到某些神秘人士的指引才来到天国大陆,以寻得一方净土,他们的理想都很单纯,那便是吃饱穿暖,过着幸福安定的生活。那些安于平淡的黎民百姓,大多都没有什么战斗力。

不过夏言风坚持认为黎民百姓能够为自己所用,以成为征服天下的棋子,便是因为一个名为“穷凶极恶”的成语。

黎民百姓虽然胸无大志,但若是生存所迫,便会激发出人的本性,所谓“穷凶极恶”,便是人一旦穷到一定地步,则大多不愿屈服者都会铤而走险,再善的人也会心生恶念和叛意。也只有这样一群连生活保障都失去的人,才能无所顾忌地为战而战,置之死地而后生,而这样一群人也是最好煽动的,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就会满足于现状,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呵呵,看似包袱,实则天赐炮灰于我。这这份大礼,我可要收下了!”夏言风在马上大笑。

梦鱼和典勒都追随在夏言风的身后,而黑云骑士团那边,夏言风只是派了个校尉去统率。梦鱼和典勒都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他们的潜能都无比的强大,夏言风不愿让他们冒这个险。

“夏先生,前面就是多朗安城了!”这时,在前面开路的飞鹰队队长凯尔叫了起来。

“多朗安城?”夏言风看着露希,“那是什么地方?”

“嗯……那是个……应该算是个穷乡僻壤吧,不过听说那里守城的邓氏兄弟都是挺厉害的角色。”露希想了想,说道,“我们可以伪装成商队进城,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我要直接去会会那守城的兄弟将军。”夏言风仿若突然心生战意,又或是觉得“挺厉害的角色”合乎自己胃口,他莫名来了兴致。

看着眼神中开始透射杀气的夏言风,露希连忙劝告:“不行,队长,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尽管他们原本是郭星部下,逼不得已才降袁的,但我们还没搞清楚状况,冒然进城,只怕十有八九会引起骚乱啊。”

“是啊,言风,就算我们杀掉了他们,那风声肯定也走漏出去了。”梦鱼也说道,“在别人的地盘上杀人,等于把自己往地狱里送啊。”

“谁说我要杀他们了?”夏言风双目一亮,“如果他们被我说服了呢?如果他们投降了我们,为我们所用,甚至当我们的内应呢?”

“这……你怎么能相信他们?”露希惊道。

“直觉吧。”夏言风呼了一口气,“我当然不会蠢到打草惊蛇,凯尔和塞申斯总领飞鹰队在原地驻扎,我们几个一块儿进城去。”

就这样,夏言风、露希、梦鱼、典勒四人下了马,换上便装走进了那座破旧荒凉的老城,典勒由于他的长相太过渗人,为避免引起人们注意,只得用黑布把大半张脸都包裹了起来。

多朗安城的外围设施可谓是破败不堪,斑驳的城墙近乎是年久失修,城门前的人群也是稀稀落落,虽说是傍晚时分,但也可以看得出此地经济是有多么萧条,几乎与那里内特城可以一比了,夏言风不得不感叹仲国治邦的水平,真心是外强中干。

不过当他们进城以后,不仅是夏言风,连另外三人也都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得目瞪口呆了。

多朗安城的城中之景分外的鲜明,在中间的大道中,有一条分明泾渭的红色线条一路直穿过全城,一眼望不到边,红线右侧是正常人们活动的住宅区、商业区以及道路,虽然那些建筑看上去都很陈旧,但络绎不绝的人流却证明了这座旧城并不是一座萧条冷落的死城。

真正令他们惊异的并不是右侧的城区,而是左侧那片奇葩区域。那个地方,赫然竟是……一望无际的农田!

稻田、麦田还有各种农作物混合在一起,几乎是一片杂交作物的天堂,半座城市居然是完全淹没在了一片农田的海洋中,远远望去,一片农耕的场景却让夏言风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壮观之感。虽然在人间时也曾见过广阔的田地,但面积占据半城的田野,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在田地上劳作的人,并不是传说中的农民伯伯,而且一队队戴着黑色头盔,披着漆黑战甲的仲国士兵,他们整齐划一,行伍严整,几乎就像机器人一般,同时埋头,又同时起来,分工明确,互帮互助,一派和谐之景,俨然不像是为战斗而生的军人,倒像是披着军装的农民。

而分隔城区和农田区的红线,夏言风也能感受出其上的魔法波动,那不是一般人能制造出来的线条。翻阅着精神之海,夏言风可以确认,这是魔法阵的一种,大致用于分隔地域而被制造出来,其作用并不是为了阻挡人,而这种人畜无害的线条,一次性就能维持一个月左右,只不过这等费力不讨好的魔法,一般级别的魔法师也是没有能力使用出来的。

“嘿嘿,言风,看来那邓家的兄弟俩倒真是大怪咖呢。”露希倍感好奇地笑了起来。

“典某不明白,种这么多田究竟想做什么?这座城里总共才几个兵啊,用得着那么多军粮么?”典勒粗犷的声音隔着黑布响起。

夏言风微微一笑:“好他个姓邓的,既然不能合理地解释在城内屯田的必要,那就只能说明这只是他们的个人喜好了,他们热爱耕种,热爱田野,所以就种田了,就是这么简单吧。”

剩余三人都不能理解,就算他们真的十分痴迷于仲国,可做到这个地步,未免也太疯狂了吧?

“老人家,请问邓将军如今身在哪里?”就在三人还沉浸在不可思议之中时,夏言风随便找了一个过路的老人问道。

“年轻人,你是在找哪位邓将军?咱们多朗安城可有两位邓将军呢。”老人说道,“邓奇风和邓奇云兄弟,不知你要找哪位?”

“两位我都要找!”夏言风道,“不知老人家可否清楚他们的所在?”

老人狐疑地端详了一下夏言风的脸,见他不像是心术不正之辈,便开口道:“走到城区中央,田野中就会出现一条宽敞绵延的道路,沿着那条路一直走,就能找到邓将军的住所。”

“多谢了,老人家。”夏言风拜谢过老人以后,就招呼着三人一并前行。

一路上畅通无阻,田中劳作的士兵就像没看到他们似的,全无防备,就这么一路给放行了过去。路上,夏言风只觉得好笑,这两个姓邓的再怎么也是将军,他们不住将军府,反倒住进农田中央的茅草屋里,这绝对是两个疯狂到家,个性强到翻天的大怪咖!

在田间大道上行了不多时,前方的地域豁然明朗,果然不出夏言风所料,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就这么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这间茅屋小而简约,却显得十分干净,院落里传出几声鸡鸣,结合着周围的田园风光,倒也像极了普通的农村居民的标准住所,怎么看也不像是将军呆的地方,不过也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请问,邓将军在吗?邓奇风、邓奇云将军在吗?”来到茅屋的院落前,夏言风大声呼喊了起来。

“吱……”院门应声而开,两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们两个正是多朗安城的将军——邓奇风、邓奇云兄弟。

他们两人都生的其貌不扬,相貌也极其相似,唯一可以辨别两人兄谁是弟的,就只有邓奇风的那一把络腮胡子了,而没有胡子的邓奇云则更像是一个面色偏黄一点的奶油小生。

他们兄弟俩都穿着一身普通农民的简陋装束,若不是他们身上隐约透出的几分气场,完全看不出他们有半点将军的范儿。

“请问……你们几位是?”那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哥哥邓奇风走上前几步,瞪大眼睛惊讶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几个人。

“啊……失礼了,二位邓将军,我们是……”夏言风上前先是拱了拱手,然而他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既然要开诚布公地招降他们,那势必不能欺瞒人家,可这么做无疑是在下一步天大的险棋。

就在此时,露希眼睛一亮,与夏言风眼神交汇间,心有灵犀的夏言风恍然接了下去:“我们是……原先郭星大人的心腹旧臣,素知邓将军高风亮节,秉承忠义之名,因此特地前来拜访。”

“哦?呵呵,想不到你们也曾是效力于郭星大人的旧将啊?正好,正好。”邓奇风笑了起来。

“哥哥,想不到我们只是种种田,还真种出名气来了呢。”邓奇云也跟着笑道。

夏言风在郭星给出的人物名单中并没有见过这对兄弟,不过这对兄弟光看着低调却依旧不输于人的气场就知道,他们并不是等闲之人。

邓氏兄弟可不像夏言风那般生性多疑,他们豪爽好客,待人热情真诚,不会考虑得太长远,不会想到那么多的阴暗面,所以夏言风这步险棋是走对了。比起搬出人类公会的招牌,郭星的旗号似乎在邓氏兄弟看来更为如雷贯耳。、

夏言风考虑过失败的可能,邓氏兄弟也有可能真心降了仲国,如此一来那等于给他们判死刑了,但结果是,邓氏兄弟并没有完全忘记郭星的存在,而他们也没有丝毫的防人之心,夏言风说什么他们就信了什么,要是换位思考一下,夏言风可绝不会那么容易就相信对方。

不过头脑简单,容易被忽悠,从不怀疑人,却不代表他们是笨蛋,其实若是打起仗来,他们的脑子却又变得灵光到家,绝不含糊!

上海远大医院沈爱娣
上饶妇科医院
灯盏花产业发展市场包含哪些企业
友情链接